神州中泰助孕机构

捣蛋鬼,其实内心很孤单

捣蛋?只是想引起注意

现代父母生的少,我家有两个孩子虽然已经算「刚刚好」,还是避免不了缠人又磨人的恶形恶状。例如,大鼎会吵着要我帮他找玩具车,好不容易帮忙找到了,他却玩不到两分钟又去玩别的玩具,一开始要我这么辛苦的找,为的是什么?小鼎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对我扮鬼脸,叫他来吃东西,要先扮个鬼脸才肯走过来,要他收玩具也要装出怪表情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情愿,等我也板起脸孔后,他才愿意好好配合。我忍不住心想:「两位公子有事吗?为什么每天就爱闹我?」

有一天,一位即将到北京工作的高中同学到家里坐坐,当我和同学正在聊天时,大鼎、小鼎一直很抢戏。大鼎先吵着要我帮他拿书架上的故事书,小鼎一会儿哭着说哥哥抢他的东西,两人的声音没有停过。我实在忍不住,把两人叫进房间,要他们安静,再把两人分开,不准吵闹。小鼎一脸无辜地在房间拼图,大鼎选择在另一个房间画画。终于,就这么安静了半个小时,但半个小时过后,大鼎再出招,在我和同学面前开始大跳「姐姐」,还演起「舞棍阿公」,让我们都觉得实在很好笑,我索性就让孩子随意发挥,跳个过瘾。

其实,当孩子在要东西或摆出作怪表情,这些被视为捣乱的行为,可能都不是他真正的目的。孩子只是希望父母注意他、正眼看看他,多多陪伴他而已。像是大鼎表演跳舞,想逗大家笑,觉得自己也有参与到妈妈的同学会,而不是一直被晾在一旁。

与其制止,不如让他参与

有一次,也是在家中安排了朋友聚会,我忙着打扫、准备茶点,时间已经不够用了,大鼎、小鼎又开始不安分地喊着「好无聊」。我要他们先收拾好房间玩具,收完后,他们又喊「好无聊」,我灵机一动,开口要他们也来帮忙。大鼎、小鼎一听到可以帮忙就好兴奋。我说:「你们来分小朋友的点心吧!」他们就开始七手八脚计算有几个小朋友,准备好足够的杯子、叉子,然后开始计算一人要有几片饼乾、几块水果,分配到每一个盘子里。兄弟俩有事情做了,就不会再来缠着我,也不再喊无聊,让我能好好完成其他准备工作。

类似情况在很多现代家庭都可能会上演。一旦孩子有人陪或有事做之后,就不会这么磨人了。相反地,当他们不知道能做什么时,为了吸引父母的注意力而大喊无聊,就可能会来找麻烦啰!

孩子往往也是很敏感的,知道自己得谁的宠爱,也知道谁比较容易妥协,于是会专门去缠比较宠他或容易妥协的人。大鼎、小鼎最爱吃阿嬷煮的饭,阿嬷都闪到腰了,大鼎、小鼎一要求,还是愿意煮给金孙吃;外婆常带大鼎、小鼎去公园玩,去卖场买多多,所以只要外婆一来,两兄弟就会为了公园和多多这两件事缠着外婆;小鼎常会对我耍赖,要我帮他穿袜子,喝水也要我帮他打开盖子。有时怕他吵、怕麻烦,乾脆帮他穿好,帮他开水壶,但是太过保护的结果,让小鼎很容易就缠着我不放,要我帮他做这做那,或提出无理的要求。

固然,这都是甜蜜的负荷,满足被孩子需要的感觉,却也让孩子失去学习独立的能力。真的不肯自己穿袜子?那就别穿了!水壶打不开吗?那就别喝水吧!经过几次之后,小鼎知道这几招没用了,只好默默自己做好份内的事情,练习为自己负责!

捣蛋?只是想引起注意

现代父母生的少,我家有两个孩子虽然已经算「刚刚好」,还是避免不了缠人又磨人的恶形恶状。例如,大鼎会吵着要我帮他找玩具车,好不容易帮忙找到了,他却玩不到两分钟又去玩别的玩具,一开始要我这么辛苦的找,为的是什么?小鼎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对我扮鬼脸,叫他来吃东西,要先扮个鬼脸才肯走过来,要他收玩具也要装出怪表情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情愿,等我也板起脸孔后,他才愿意好好配合。我忍不住心想:「两位公子有事吗?为什么每天就爱闹我?」

有一天,一位即将到北京工作的高中同学到家里坐坐,当我和同学正在聊天时,大鼎、小鼎一直很抢戏。大鼎先吵着要我帮他拿书架上的故事书,小鼎一会儿哭着说哥哥抢他的东西,两人的声音没有停过。我实在忍不住,把两人叫进房间,要他们安静,再把两人分开,不准吵闹。小鼎一脸无辜地在房间拼图,大鼎选择在另一个房间画画。终于,就这么安静了半个小时,但半个小时过后,大鼎再出招,在我和同学面前开始大跳「姐姐」,还演起「舞棍阿公」,让我们都觉得实在很好笑,我索性就让孩子随意发挥,跳个过瘾。

其实,当孩子在要东西或摆出作怪表情,这些被视为捣乱的行为,可能都不是他真正的目的。孩子只是希望父母注意他、正眼看看他,多多陪伴他而已。像是大鼎表演跳舞,想逗大家笑,觉得自己也有参与到妈妈的同学会,而不是一直被晾在一旁。

与其制止,不如让他参与

有一次,也是在家中安排了朋友聚会,我忙着打扫、准备茶点,时间已经不够用了,大鼎、小鼎又开始不安分地喊着「好无聊」。我要他们先收拾好房间玩具,收完后,他们又喊「好无聊」,我灵机一动,开口要他们也来帮忙。大鼎、小鼎一听到可以帮忙就好兴奋。我说:「你们来分小朋友的点心吧!」他们就开始七手八脚计算有几个小朋友,准备好足够的杯子、叉子,然后开始计算一人要有几片饼乾、几块水果,分配到每一个盘子里。兄弟俩有事情做了,就不会再来缠着我,也不再喊无聊,让我能好好完成其他准备工作。

类似情况在很多现代家庭都可能会上演。一旦孩子有人陪或有事做之后,就不会这么磨人了。相反地,当他们不知道能做什么时,为了吸引父母的注意力而大喊无聊,就可能会来找麻烦啰!

孩子往往也是很敏感的,知道自己得谁的宠爱,也知道谁比较容易妥协,于是会专门去缠比较宠他或容易妥协的人。大鼎、小鼎最爱吃阿嬷煮的饭,阿嬷都闪到腰了,大鼎、小鼎一要求,还是愿意煮给金孙吃;外婆常带大鼎、小鼎去公园玩,去卖场买多多,所以只要外婆一来,两兄弟就会为了公园和多多这两件事缠着外婆;小鼎常会对我耍赖,要我帮他穿袜子,喝水也要我帮他打开盖子。有时怕他吵、怕麻烦,乾脆帮他穿好,帮他开水壶,但是太过保护的结果,让小鼎很容易就缠着我不放,要我帮他做这做那,或提出无理的要求。

固然,这都是甜蜜的负荷,满足被孩子需要的感觉,却也让孩子失去学习独立的能力。真的不肯自己穿袜子?那就别穿了!水壶打不开吗?那就别喝水吧!经过几次之后,小鼎知道这几招没用了,只好默默自己做好份内的事情,练习为自己负责!

标签: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神州中泰助孕生殖中心 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